來自 干貨庫房 的微信

【攝影】三月,春意盎然

我家樓前后種有多種花卉,除冬日之外,鮮花盛開,煞是誘人。特別是春季,紫葉李、榆葉梅、桃花、櫻花、海棠、玉蘭、紫荊等等,接連不斷相繼開放,環境之美令人叫絕!一直以來想寫篇關于春天的文字,可遲遲的沒有動筆,像是找不到春天的意境,而無法下筆。其實春已經很濃了,融了冰雪,綠了江南。可能是我怠惰褻瀆春天的到來,在懶散里忽視春寒料峭,猶似閉月含羞不肯款款而來,恍若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。其實去年就立春了,春天在殘冬歲末里乘著新年的喜悅而來。也許是我光顧著新年的喜悅,而忘了春天正在悄悄的來臨。每天的霏霏細雨潤澤著干癟大地,孕育萬物蘇醒。可我總覺得春天應該有一聲驚雷初醒,把萬物在沉睡里喚醒。可眼前的毛毛細雨,又哪有春雷驚醒,萬物復蘇的跡象?因而覺得春仍在寒意料峭里滯留。或許春日的墨彩需要雨水滋潤,在雨水節那天,淅淅瀝瀝地毛雨響應雨水節的召喚,洗滌殘冬污垢浞洗如新,迎接嬌寵靦腆羞澀的春姑娘。每天灰蒙蒙的天,霧蒙蒙的雨,細如牛毛,小如針尖,把我的心都淋得郁悶,如天空一樣灰暗陰沉。屈指而數,今年不過就晴了一兩天,正如俗語所說:春無三日晴。可能春天就是這個樣子,只有整日的綿綿細雨,潤物無聲。終日呆在家里,坐在電腦前,只有空間文字渲染鳶飛戾天,春意盎然。而我并未看到春風又綠江南岸。好想在明媚的陽光下,乘著春風蕩漾,尋找春光無限。只可惜陰雨綿綿,懶得出門,錯過了春。今天因有事出門,在霧蒙蒙的雨里穿行。接近馬路旁的山坡上突然看到一棚不知名的山葉花:一束束純白的花骨朵兒,似一掛掛風鈴從地上向空中垂直,迎著微微絲絲入扣的風搖擺,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,猶似一首動聽的旋律,像一襲白衣江南女子,踏著春風,乘著旋律,舞一曲山花爛漫。此刻我被這一棚純白無暇不知名的山葉花所震撼:小小地花蕾,竟然迎著早春的寒涼,用純白的心,綻放無暇的美麗。一束束花蕾匍匐在細小的枝條上,乍眼一看像極了一樹樹梨花。我迷醉在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盛況里。曾想在春日到來,去梨園觀看梨花白。遺憾的是童年里那一片梨園早已不復存在,已成為一片荒蕪,只能在記憶里搜尋梨園的影子。仿佛從眼前不知名的山葉花里看到了梨園,無奈車輪旋轉,把這一棚美麗不知名的山葉花拋至車后,淡出我的眼簾,只能定格在腦海,成為記憶里美麗的畫卷,與童年記憶里的梨園一樣的美麗。為了再一次尋找不知名的山葉花與梨花白的美麗,我沿途苦苦搜尋,卻再也沒有她的影子了。闖入眼簾是清瘦的樹枝上長出米粒尖尖的芽,宛若分娩的生命迎著早春,在沉淀一冬后的寂靜里如同嬰兒誕生,從光禿禿的樹枝上破皮而生。遠處的山,在霧蒙蒙的雨里,像涂上一層潤滑膏,濕漉漉地,滋潤著樹木,滋長著嫩芽。山,已脫下黑咕隆咚的殘妝,披上春日綠裝。像春日的人們脫下厚重的羽絨服,穿上春日的盛裝,似花枝招展一樣展現著身姿苗條美麗。春來了,大地正在悄然的褪去殘冬的破敗,披上新春的嫩綠。如畫家潑墨揮毫任意點厾,繪畫著春的美麗。春風猶似神來之筆,在大地廣袤的宣紙上濃淡相宜染上綠的墨彩,生機盎然,綠了江南。當我回到家里,倚窗而望,陽臺下那一壟壟田地上竟然是一片片花的海洋。原來那一片片綠油油地油菜竟爭相怒放:金黃金黃的花蕾密織,粉黃粉黃的花瓣交相疊起開放,一眼望去,如金黃的地毯延伸在高低不平的田地上。前幾天還是綠綠的葉,嫩嫩的枝干蓬勃的往上長,何時竟然怒放盛開?給這綠意盎然的生命冠上金黃的頭盔,在春風里蕩漾。凝眸油菜花,在霏霏細雨里,俏麗在曠野里,成為春日最美的畫卷。閉上眼,踏著明媚的陽光,乘著春風旖旎,游蕩在田間小道,看小草破土而出,聽蛙鳴蟲叫小鳥歌唱,觀河堤上嫩綠的柳枝輕拂,小河的水嘩嘩的流淌,到處都是春意盎然。拍攝:婉紗仙妮作者:昨天End分享,給有共同愛好的人!聲明: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任何商業用途均須聯系作者。(部分文章來源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謝謝合作!)大家還有什么問題,請提出我會挑我懂的答^_^好看插畫、美術設計、漫畫故事、視覺創意獲取更多干貨,快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吧歡迎點贊分享

微獵

分享到微信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立場

自己投资货车赚钱吗